小瑾儿

美滋滋~罒ω罒

啊咦呀~突然进坑。这俩人真好~鬼白粮真好吃~源义经小哥哥真可爱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早上笑出声(^∀^)ノシ

「博晴」一把刀子……

虐慎点!!!
绝症设定(゜-゜)


「医生!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吗?」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趁他还在的时候,带他去想去的地方看看吧,就当是送别了,病人也是很累的……」

怎么可能……晴明……
其他的病人和家属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一个精壮的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哭得撕心裂肺……

小心地推开门,便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瞧瞧啊,瞧瞧这人被病痛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一头银发仿佛比以前更白上几分,单薄的骨架撑起了虚弱的身子。衬得那人更瘦了几分,放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源博雅顺着晴明的目光望去。病房的窗外有一小片樱花,此时正值早春,单瓣或重瓣的樱花正在开放着。几对小情侣都在这美好的春景中沉醉,而他的晴明,却……

「晴明……医生说了,你的病情好转了很多,可以不用再住院了,在家里休息就好了。」
「欸,真的吗!呜……咳咳」
心急的将人搂进怀中,源博雅又想起了医生的话

「别让他的情绪太过激动,你还可以再陪他一个月」

「晴明,辛苦你了……我知道一个很漂亮的地方,有樱花,有茶园。我带你去吧。」

怀中的人似是害羞了,带着微红的耳尖埋进了他的胸口。
「好啊……」



安排好了所有事,源博雅开车带着晴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上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
这里的村民世代以种茶为生,于是就出现了樱花茶庄这么个诗情画意的地方。一周前他就让八百比丘尼包下了这个小小的茶庄,现在已经是晴明的最后一周了。

「真是漂亮啊……博雅,来帮我拍个照吧?」
相机定格下这一瞬间:瘦弱的青年灿烂的微笑,背后是一片片茶山,山樱的花瓣被风吹起,在蓝天中连成火红一片。飘散的白发里掺进了几片樱花,那人的笑声似乎就在耳边。

第五天,晴明难得的有精神,便央求着源博雅带他去看日出。他也答应了,在第二天凌晨带着晴明上了附近的茶山顶。太阳渐渐地从天边升起,照亮了一片天。暖橙的颜色并不妨碍人们直视着它,一切都是这么安静,美好。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早上,那是他们第一次互通心意的早上。在朋友们都还在帐篷里熟睡时,他们在黎明的祝福下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那句:我心悦你

想到这,源博雅不禁勾起了一点嘴角。可能是起太早的原因吧,晴明将身子窝进了源博雅的怀里

「博雅……我睡一会哦……别叫醒我……」

好……你放心地睡吧,有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们班好像不太可能五连年段第一了怎么办班主任会杀了我们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Д°))))





啊啊啊啊啊啊啊羡羡好帅我爱他一辈子!!!!!!!!!!o(*////▽////*)q

所以说三哥当初做龙须针的时候敲了一个庸医?!!活久见ಠ‿ಠ

为钻石组疯狂打电话!!!! (*^▽^*)

「博晴」……没有标题

博雅:(拿勺子喂晴明吃饭)
晴明:(咬住勺子)
博雅:…………松口
晴明:(咬)
博雅:…………


单纯地记个梗,至于什么时候写就不造了🙅🏻‍♂️

「博晴」杨梅酒醇

好冷啊好冷啊明明是海边为什么降温这么突然呢?!(iДi)
好想吃杨梅……可是还要等到明年夏天才能吃到WWW(抱着杨梅干哭)
不知道日本的春节是不是叫春节,也不知道日本有没有杨梅干,先这么写着好了……



已是深秋,平安京的气氛也逐渐开始变得热闹。人们为了即将到来的春节而做着准备,老板娘阿熏带着式神们去自己的店里挑选新衣服,一些不屑于这些的大妖怪向晴明请了假出去玩。吵吵闹闹的庭院难得安静了下来,晴明倒也不怎么在意,抱着一碟杨梅干躺在走廊的背风处。
杨梅干是在六月取了新鲜的杨梅晾晒的,晾到半干后撒些白糖继续晒直到杨梅干透。相比较于刚采的新鲜杨梅,这杨梅干可是要甜了许多。拌些樱花蜜,是孩子们最喜爱的吃食。可惜今天山兔孟婆她们都出去玩了,神乐跟着八百比丘尼去集市上置办用品,而博雅又不知去干些什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这一碟杨梅干也就安倍晴明可以享受一番了。

「晴明!」
来人裹挟着一股熟悉的青草气息来到身边,而晴明却闭着双眼假装正在熟睡。

「真是的,都快到冬天了还像夏天一样躺在走廊上睡觉,也不怕生病。可真是心大……」

一件披风轻轻地盖在身上,随即贴上嘴唇的柔软让晴明暗自吓了一跳。
柔软的舌尖撬开齿关,带进来一颗甜香的杨梅干后吮吸着安倍晴明的舌尖,他也抬手环住了身前的人。

「怎么?不是在睡觉吗?(坏笑)」
「……哼,登徒子(气)」

「话说你一个早上都去干嘛了啊,起床后就没看到你了。」晴明环住源博雅的脖颈,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嘴里的杨梅干已经快吃完了。
「看看这个。」几个被遗忘的小瓶子被从柱子后面提出来,就算用木塞塞着瓶口,安倍晴明仍是闻到了一股酒香,很醇厚的味道,明显是好东西。

「朝中的明大人最近老是睡不安稳,我发现并抓住了一只小小的天邪鬼,这个就是回报。上等的杨梅酒,今年刚酿的,要尝尝吗?」
「好啊~」

紫红的酒液盛在白瓷杯里,香味随之飘散了出来,两人坐在走廊上对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岁月静好